蔣呈禮走進房間的時候,剛巧看見舒忻宇在整理。

  在兩人同住一間房之後,維持整潔的工作自然落到了舒忻宇頭上,有誰看過野獸會自己打掃地盤的?但偶爾像這樣遇見了,蔣呈禮也不可能兀自在那兒當大爺,都會過來幫她一下。

  舒忻宇清潤的眉眼為此眨出一個溫暖笑意:「那裡的衣服給你折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蔣呈禮乖乖接過,折衣服是他唯一還有點耐性做的清理工作,與他認識交往快十五年,舒忻宇深知這點。兩人一邊弄著,她狀似不經意地開口:「快過年了,我們找個時間去買年貨如何?」

  蔣呈禮偏薄的唇揚起一抹性感笑弧,說:「好。」

  事實上,只要是他的小宇想做的事、想去的地方,他都不會反對。

  所以沒必要去確認行事曆了,了不起就把攝影工作推掉延期。他素來任性自私,何況在好不容易擁有她以後,只想珍惜與她同在的每時每刻,儘管舒忻宇還是會「野獸野獸」地叫他,但蔣呈禮自覺已被馴化成家畜,就等著被她摸頭說乖。

  舒忻宇見他沒拒絕,一副萬事都好的樣子,膽子便有點大了起來:「今年過年……我們去看看你爸媽如何?」

  蔣呈禮手腳一頓,眉眸一抬,不解她怎會突然提出這個要求來,但這次,他一樣想都不想便本能回答:「我不要。」

  「幹麼啦,你不是幾百年沒回去過了?趁著這次過年多看看兩位老人家也好啊!」舒忻宇後來知道了蔣呈禮自高中開始就跟家裡關係不好。尤其在他大學堅決就讀了自己想念的科系之後,更是水深火熱。

  但人總不能一輩子都逃避自己的父母,也不是說非要搞個大團圓,好歹逢年過節打個招呼寒寒暄,還是必要的吧?

  蔣呈禮始終不願。回去可以,把禮品扔了就走,而且他不想帶著舒忻宇一起,他可以想像自己那對勢利眼的父母對她會有多少挑剔,小宇沒有那個讓父親在政壇上加分順遂的家世背景,光這點就足夠被嫌棄到死,他不願意讓他努力學著捧在掌心裡呵護疼寵的戀人,遇上那樣的難堪。

  重點是,他好不容易才把人追回來,如果又跑了怎辦?他找誰討老婆去?

  舒忻宇知悉了他的顧慮,好氣又好笑,她一向粗枝大葉,因此料不到那次她的離去,居然在這個人心底造成了陰影。其實只要知曉自己被好好愛著,兩人又有什麼緣故分離呢?

  她笑著,伸手輕撫過野獸的皮毛,安慰道:「好啦,不用擔心,我保證我不會跑,所以……我們還是回去一趟吧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舒忻宇抱著依然委屈,但沒再持反對意見的戀人微笑。事實上,她已經接過她未來「婆婆」的電話了……她心想啊,希望這個年,野獸可以跟他的家人和好。

     ※

  距離除夕只剩下一週,寧昱凱帶著妻子出來採買年貨。

  冉擷羽氣管不好,這陣子又有點小感冒,她不喜歡那些人聲鼎沸呼來喝去的地方,寧昱凱也不希望她攪和進來,就讓她在商場外頭等著。

  等待的時間有點漫長,冉擷羽索性拿出手機開始打電動。本來寧昱凱是死活不想讓她來的,她卻堅持,即便身體微恙不好進去,至少能在他提著大包小包好不容易擺脫結帳人潮後能看見她。而且,兩個人也可以一起回家啊。

  她俏麗的五官明亮,身型在這些日子的愛情滋養下豐潤了許多,感覺那些曾經痛苦掙扎,甚至不得不放手分離的畫面,在這一刻年節氣氛的環繞下,似乎都顯得特別遙遠了。

  想著,冉擷羽笑了笑,索性把手機收了,專心等待另一半的出現,就在這時她睜大了眼,看著前方出現一個膚色黝黑的俊逸男子,對方似也注意到了她,深邃的眸眼如星子一般眨了眨,很是意外:「擷羽?」

  「好巧。」冉擷羽回以一笑,誰都沒想過會在工作場合之外驀然遇見,但彼此都是成年人了,沒道理為個前情人就綁手綁腳。她起身寒暄:「來買年貨啊?」

  「是啊。」邢拓磊一笑,露出好看的白牙,兩人交往時間不長,當初分手也分得有點尷尬,還好兩人都不會為了這種事計較。「我和我老婆一起來的……喂!品儀,這裡!」

  「你倒好,扔我一個人在那裡,自己跑來跟美女搭訕啊?」長相秀雅的袁品儀佯裝嗔怒走了過來,但誰都看得出來她目眼底滿是柔柔笑意。

  她注意到冉擷羽,把人認出來後有點驚訝:「冉小姐?真巧!」

  「原來妳是拓磊的……」冉擷羽是時尚雜誌編輯,袁品儀之前在台灣一間頗大的日系化妝品公司任職行銷經理,與他們有諸多接觸,邢拓磊是她競爭對手,傳聞兩人水火不容,但現在居然湊在了一起?真難想像!

  邢拓磊跟袁品儀相視一笑,事實上他們現在已經脫離之前的競爭環境,合開了間企劃公司。當然,男人與女人間的戰爭,還是會繼續下去的。

  「擷羽,我好了……你們是?」

  寧昱凱溫潤的嗓音自三人背後出現,即便人聲再吵雜,冉擷羽都不會錯認。

  她連忙上前幫忙,領著他向面前二人做介紹:「寧昱凱,我老公,我結婚了唷。」

  冉擷羽笑嘻嘻地展示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,那款式獨一無二,全世界僅只一個,是寧昱凱送給她的禮物。

  邢拓磊難掩詫異,畢竟冉擷羽過去在業界的花蝴蝶名聲響亮,現在居然結了婚,還一副沉醉其中的樣子。

  他忙回神,露出一個衷心祝福的笑來:「是嗎?太好了,恭喜你們。」

  「謝謝,我們先回去了。」寧昱凱回了記溫雅微笑,語調客氣,卻也疏離。

  他手置放在冉擷羽肩上,不帶勉強,卻又叫人難以掙脫地自然隨著他走。

  邢拓磊看著這一幕,隨即笑出:看來一物剋一物,冉擷羽嫁的這男人,表面看似溫順和善,實際上絕對不會是簡單角色。

  一旁袁品儀見他發笑不解:「怎麼了?」

  「沒事,我們也走吧。」他笑著攬過了摯愛妻子的肩,很高興這個年不論是他還是旁人,都找到了那個可以真正攜手走下去的對象,擁有幸福。

     ※

  距離除夕還有三天,大賣場裡的人潮越來越多,每個家庭的推車一山堆得比一山高,但……應該很少人的推車裡百分之八十佔的都是甜食,各種各樣的糖果餅乾,貨架上有的商品幾乎無一倖免。

  一個打扮入時的男人推著那台甜品車,身旁跟了個長相可愛的女童,引發各方關注。單行爾撇了撇嘴,如泰迪熊般的棕眸看向那綁著兩根小辮子的妹妹,受不了地說:「妳啊,不能因為過年就吵著什麼糖都要吃嘛!這樣我怎麼跟妳爸爸交代咧?不過沒關係,叔叔最疼妳了,我不會告訴他……」孩子是他上司,時尚品牌Carlo Romano總經理的女兒。

  留著淡金色鮑伯頭的纖瘦女人在旁聽聞這句話,滿臉不屑:「哼,你就裝吧!」

  至於那被公事繁忙的父親暫且扔給下屬照顧,然後受單行爾百般賄賂叫她等會在商場裡聽見什麼都別說的女童,只是眨了眨那一雙水潤無辜的眼,心想:奇怪,我沒說我想吃甜食啊,那不都是叔叔自己扔進車裡的嗎?

     ※

  除夕快到了,何家兩個雙胞胎兄弟最期待的就是這天,兄弟倆各自列了一串菜名,就等著勞苦功高的大哥回家給他們做。何子譽跟何宇棋兩人相看一眼,再瞥向月曆,真希望乾脆直接冬眠到大哥回來過年啊……唉。

  至於他們的大哥何嗣弈,則在自己家裡將過年能做的準備工作先做好,他們何家的習俗是每年都會包餃子。

  於是這天,廚房裡除了他跟妻子方韻禾之外,她的堂姐方齊菡也帶著老公,一塊兒取經來了。

  三人按何嗣弈教導的方式努力擺弄著麵皮跟餡料,勾允格嘴上沉默手裡動作卻不慢,反倒是方齊菡比較皮,捏了一堆奇形怪狀的出來,笑嘻嘻地展示給自家老公看。「你看,我捏了一個星星!」

  方韻禾很認真,她手不巧,只是抱著給老公減少負擔的心理在學習。何嗣弈瞅望她專注的小巧側臉,嘴角漾起一抹溫柔似水的笑意,用手背輕輕抹過了她的鼻尖:「這裡,沾到了。」

  「喔。」方韻禾抬手想自己擦,卻被何嗣弈給阻止。他洗了手,弄了熱毛巾來,仔仔細細地擦去她臉上所有麵粉的痕跡,動作輕軟得好似撫著她每個毛孔,令人舒坦。「沒關係,我自己來……」

  「不行。」他不允。「妳可以幫我做事,但妳的事,都要由我來做。」

  這下方韻禾整個臉蛋都紅了,尤其堂姐夫婦正用那種笑吟吟的目光望著自己,更是讓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,但內心滋生出的,其實也是濃濃的甜。

  方齊菡見了,很故意地挽住勾允格的手臂磨蹭:「老公,我也要嘛~~」

  「咳,別鬧。」戴著眼鏡的高大男人被她這一弄,竟有些紅了耳。

  方齊菡也只是隨口調笑,很快便安分下來。

  餐桌上,四人面前都是一盤餃子,個人造業個人擔,方齊菡盤裡各種古怪形狀的都有,還不及開口意思意思抗議一下,就有隻手將她的盤子接了過去。坐在她旁邊的勾允格說:「妳吃我的吧。」然後二話不說,擔下了那些詭異物體的責任。

  方齊菡心口暖暖的,喜歡他這樣總是不說,卻默默包容她的個性。

  有愛如此,她想這個年,一定是非常非常甜蜜的。

     ※

  明天就是除夕,這是屬於中國人的節日。遠在紐約的時尚品牌「glamour」公司三大頭都是華人,所以農曆過年是一定要放假的。

  羅瀾的另一半雷伊凡也被勒令這段期間不許接任何工作,儘管他的祖母是台灣人,但在西班牙沒那麼多講究。雷伊凡在回台飛機上聽著羅瀾描述華人的種種過年習俗,覺得有趣:「所以親愛的,我們要在台灣過節嗎?」

  「是啊。」見他藍眸水亮水亮的,羅瀾嬌顏不禁一笑,雖然想嘲笑他像個小孩子,但她也很久沒回鄉過年了,對於會有個怎樣的年,她其實是非常期待的。

  想到自己如今擁有了愛情及親情,她覺得非常滿足,未來,一定都會順順利利的。

     ※

  除夕到了,大街小巷放鞭炮,儘管被法規禁止,還是阻擋不了人們對於節日的熱情。尤其是十二點鐘響那一刻,各種各樣的鞭炮聲同時響起,批哩啪啦好不熱鬧,所有人齊聲喊著「新年快樂」,無法當面言說的,就由電話及簡訊傳達心意。

  何子譽坐在窗前,他的手機適才發出一陣聲響,他胸口因而產生悶疼,過了好一會,才有那個勇氣按開。她的名字在上頭,即便被眾多賀年簡訊給淹沒,他還是第一眼,就注意到了「劉芷綾」那三個字。

  「新年快樂!大家年年有好年。*^_^*」

  只是群組簡訊,但何子譽已經足夠滿足。他眼眶酸澀,不敢回覆,只是握著手機,在心底默默吟歎:芷綾,新年快樂,希望妳有一個好年,也希望妳今年可以……愛上我。

     ※

  新年到了,祝福戲裡戲外的每一個人,都可以安安穩穩,過一個好年。


《完》


後記:

  這是去年書展收錄在【番外大補帖】裡的,應該有些人已經看過了(笑),走的是連環劇(?)的型式,儘量讓所有角色出來曬曬臉(《結婚不簡單》是書裡就寫過過年樣子,小姐跟女王那時剛出不久,就沒寫了)。

  偷懶如我,今年過年便把這篇PO了上來,給沒看過的朋友拜年,其實應該補寫後面那幾對,但……我好懶啊!(喂)而且去年出書好少(還敢講!),所以……等杜家人補完再說吧。(溜)

  祝福大家新年快樂喔!*^_^*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灩 的頭像
夏灩

=死水一灘=

夏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