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註:這一段發生在《愛你不服輸》第七章~第八章之間唷。^_^ 祝大家有個甜甜蜜蜜的聖誕節!>w<

  想起那天,袁品儀真是尷尬死了。

  兩人溜到淡水約會,結果好死不死被邢拓磊的下屬堵到,一起去唱了KTV……氣氛歡欣,她鬆一口氣,開心不已,在散場的時候,她挽住了男人的手:「其實……我明天休假。」

  她臉有一些紅,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暗示,他們這段期間太忙了,都沒好好陪伴彼此,她不信邢拓磊不明白她的言下之意,然而他只是一笑,捏了捏她的鼻子:「厭小姐,小人羨慕死妳了,我一早還要為了皇上賣命呢。」

  然後不著痕跡地跟她小小隔開一段距離,「走,我送妳回去。」

  「什麼嘛。」

  袁品儀小聲嘟噥,但覺得抱怨出來好像又顯得她太……慾求不滿?唉,一般舊情人的誤會解開了,不是應該海闊天空、你儂我儂?也不是沒儂,不久前的美好氣氛就是一例,只是袁品儀還是敏感地覺察到,這個人細微的逃避。

  有時候氣氛到了,她身為女人的天賦告訴她下一秒應該發生什麼,可男人卻面無表情推開她,轉移話題的態勢明顯,袁品儀真不懂他這樣的變化,究竟是為了什麼……

  是他膩了嗎?不可能吧,他們才剛交往兩個月,而且她不遲鈍,邢拓磊的喜歡,她感覺得到,既然兩情相悅,她又願意,他是在顧慮個什麼?天時地利人和?最近在齋戒?難不成……

  「他不會是不舉了吧?!」

  「噗!」電話中的好友聽到她這一句話,一口茶差點噴出:「袁品儀,妳夠了!」

  「除了這個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理由啊!」回想之前去九份,他們就真的只是在茶館內坐到天亮,欣賞窗外的日出之後就回家──「我們不是國中生耶!兩個加起來都要六十歲的人了,而且……我都已經說了……可以……」

  身為化妝師的Max嘆了口氣,「妳喔,知不知道男人也是很敏感的啊?」

  「妳之前不是懷孕未遂?」

  「是啊,那又怎樣?」

  「也許他是因為這一件事,才壓抑自己。」Max分析,「不是有人說男人在看了自己太太生產的過程之後,好一陣子不舉嗎?我想,大概就是那樣吧。」

  雖然她沒真的懷孕,可這一件事給他倆的影響不小,至少有一陣子,袁品儀戰戰兢兢,每天都在測量自己的體溫,算安全期,決定雙管齊下,對保險套的信賴度降到最低。

  「真的假的?」這個答案太在袁品儀預料之外,她傻愣愣的,不敢置信,那個男人……有這麼纖細嗎?

  可仔細一想,那男人儘管動作言語時而粗魯,心思卻是再細密也不過,總是可以早她一步察覺她的情緒,用屬於「邢拓磊」的方式給予安慰,如果好友說的是真的,那……這一次,是不是該換她採取一些行動?

     ※

  一早,Beauty Desire公關部的人見邢拓磊神色不佳,忍不住提醒:「老大振作啊!等一下不是要見立木先生嗎?」

  立木龍一是日本出身、走出國際的知名Model,影響力甚劇,BD除了女性商品之外也有推出男性專用的保養系列,目前正在洽談新一季的代言人,最近剛好耳聞立木來台,邢拓磊便決定去他預定下榻的飯店製造個「不期而遇」,打個招呼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邢拓磊撇撇嘴,喝了口咖啡鎮定心神,小馬看他這一陣子情緒始終不定,不禁面露擔憂:「老大啊,雖然小的沒什麼能力,但聽聽你的煩惱給你解個憂還是可以的,有什麼事別悶著,要不要談談?」

  「謝了,我沒事。」邢拓磊苦笑,拍了拍這位忠心下屬的肩。唉,實在不是他不想談,而是不好談,畢竟天下有哪個男人似他這般命苦,喜歡的女人在懷,卻得硬是壓抑,搞得自己慾求不滿,惹火燒身……

  媽的!

  內心OS是這樣,可邢拓磊外在仍是一派風度優雅、爾雅帥氣。他獨自一人離開公司,前往立木龍一下榻的飯店,結果才剛踏入飯店大廳,他卻看見了一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──

  「品儀?」

  「拓磊?!」袁品儀聽見他的呼喚,一臉驚慌:「不對,BD公關部的邢經裡,你怎會在這?」

  「我來……」

  工作兩個字還不及說出口,他便看到另一個男人忽地摟住了他女人的腰,將一隻鑰匙卡片放入她手心,附上一把迷人聲嗓,以日文道:「晚上七點,一四○二房,記得別忘記了。」

  而那個男人,正是他今天準備要見的對象,國際名模立木龍一──

  「這是怎麼回事?!」目睹這一幕,邢拓磊差點就要爆炸,等立木一離開,他把她拉至飯店角落,見到袁品儀神色不大好看,俊眉一擰:「怎麼了?」

  她抱著胳臂,撇開有些蒼白的臉。「沒事。」

  「磅」一聲,邢拓磊一拳擊在她臉側的牆上,瞬間的衝擊使她訝然抬目,對上男人稱得上駭人的肅穆表情:「袁品儀,我最近心情很差,尤其剛目睹一個傢伙將飯店鑰匙交給我的女人──妳不認為應該要給個解釋?」

  袁品儀的心因他過份炙熱的眼麻顫了下,她抿了抿唇,像是不知要從何解釋起,最後終於訥訥吐出一句:「我們公司公關部的人……弄錯了他回台的日子。」

  「啊?」

  「你知道,我們一直有合作,也打算要續約,結果因為這種事得罪了他,我只好出面……剛剛,他約我晚上在房間裡聊聊。」

  「什麼?!」邢拓磊大驚,「袁品儀,妳是小學生嗎?一個男人約女人晚上在飯店裡『聊聊』,妳以為真的就只是『聊』?!妳這不是天真,是愚蠢!」

  「我也沒辦法啊!總之,我會小心注意,保護好我自己,立木先生人很好,應該不會有事……」

  「最好是!」這個業界再黑暗的事邢拓磊都有耳聞,被索求到飯店「聊聊」的人,他可真沒聽過哪個人清白無暇地走出來的,即使真的沒發生,名聲也爛了。

  「我不準!妳不要做這種事!」他惱了,壓根兒顧不得路人眼光,硬將她給抱入懷:「別逼我真的擰斷妳的頭……」

  男人的聲音啞得驚人,震動了袁品儀。她閉上眼,一股熱氣浮現眼眶,被珍視的感覺佔滿了她的心房。她嘆口氣:「這樣吧,晚上七點半,如果我沒打給你,一四○二房,希望你來救我……」

  希望你來救我……

  晚上七點,她求救的言語尚殘存在他腦中,邢拓磊咬牙、握拳,感覺自己被怒氣撐得快要爆炸。

  此刻,他人正帶著掩人耳目的墨鏡坐在飯店大廳內,緊握手機,等待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不過七點五分,他就已經有種直接衝入房間將人抓走的衝動……

  他這個白痴!當初真應該省心些直接將她給綁起來!

  邢拓磊再耐不住,撥出那女人的號碼,結果卻是轉入語音信箱……一股不安在他胸口迴繞,他再等不下去,直奔那見鬼的一四○二房,摁下門鈴,儘量平靜地喊:「Room Service!」

  正所謂梗是老的好,老梗之所以被稱為老梗一定有其源由,但這一次,老梗似乎不奏效──「我沒叫客房服務。」隔著門板,傳來了另個男人的聲音。

  我管你啊!「媽的給我開門──」

  邢拓磊神經終於斷裂,磅!他大力踹門,文風不動的門板竟在這一刻霍然敞開,附帶「碰碰碰」的拉砲聲:「Surprise!」

  ……啥小?

  門打開,門口兩個男人扯開拉砲,噴出的綵帶弄得他一頭都是,而製造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袁品儀,則是抱著肚子蹲在地上直笑個不停。「天……你好嚇人……」

  「袁、品、儀!」到這個地步,再笨都曉得自己被耍了,邢拓磊大怒,扯下頭上綵帶,「這是怎一回事?!」

  「欸欸欸……」她揩去眼角笑出的淚,躲到好友身後,「對不起嘛,唉,我幫你介紹一下,他們是立木龍一跟Max,你都認識的,呃……這位是BD公關部的邢拓磊。」她一口中文一口日文地給三人做介紹。

  「……我知道。」跟袁品儀一塊策劃出這份「大禮」的Max呆著,這人的形象跟他之前在工作時看到的,真是十萬八千里吶!

  喔,可惡!

  邢拓磊耙梳頭髮,摘下墨鏡,姿態雍容地走過去遞上名片,附帶一抹宜人微笑:「抱歉讓兩位見笑了,有誰可以告訴我……現在這是什麼情形?」

  「噗!」這下袁品儀更止不住笑,這男人真的很硬ㄍㄧㄥ耶!「那個……房間是我訂的啦,這時期的蜜月套房不好訂,我才請龍一幫忙,他跟飯店經理是熟識,喔對,我們在日本合作過,他母親是台灣人,所以中文其實講得很流利,只是沒想到……居然被你給堵到了。」

  所以情急之下,她只好想方設法搪塞過去,只是理由找得太爛,差一點就要驚大於喜。

  立木龍一倒是無所謂地優雅一笑。「我先離開了,你們好好享受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袁品儀笑笑,和兩個電燈泡揮手掰掰,把仍舊一臉怒氣衝衝的邢拓磊拉進房裡,曉得男人心情不好,她連忙祭出撒嬌功夫,環抱住他:「我好開心,你真的來了……」

  「廢話!」邢拓磊一肚子火,可看到房間一片精心佈置,有花、美酒跟美食,窗外更是難得一見的斑斕夜景,知曉她花了不少心思,唉,這本來是他該做的事情啊!「房間……很漂亮。」

  「是吧?」她眼睛一亮,笑瞇瞇攬住邢拓磊的手,帶他一一參觀。她其實不難猜到,這男人白天出現在飯店是為了下一次能否跟立木龍一合作,可即使如此,他還是為了救她而過來了。

  甚至那樣痛苦地試圖阻止她……

  「對不起喔,騙了你,但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,安心吧,我絕對不會拖你下水的啦。」

  邢拓磊恨恨敲了她一記:「第一,不許發生這種事!第二,如果真的發生了,推不掉,妳敢不拉我下水就死定了!」

  唉,好高興,男人以直接的行動表達了她與工作哪一個重要,袁品儀抱住他:「吶,我特別訂了這個房間,你不問一下是為什麼?」

  邢拓磊一凜,看向她。「妳……」

  她呶呶嘴。「我之前一直明示暗示,結果你都沒行動,我都不知道你怎麼了……該不會,真的是陽──」

  「妳敢說出下面那個字,我馬上擰斷妳的頭!」

  「嘿嘿。」殺氣好重,看來不是喔。「那到底怎麼了嘛!」

  「我只是……還在想。」

  邢拓磊重重嘆了口氣,那一次懷孕未遂,她憂心忡忡,臉色蒼白的模樣始終映在他腦海,揮之不去,使他忍不住揣想:如果下一次,成真了怎麼辦?

  他已經三十二了,儘管對於婚事不算太熱衷,但也不是完全沒意願,只是他和她,是否已經發展到了那個階段?會不會太快?那天她走出醫院,鬆了口氣,是不是表示她並沒有與他結婚生子的意願?

  許多困擾一一浮了上來,不可否認,他尚無法做出決定。

  「而且……妳確定妳可以了?」他反問:「一開始逃避的人,不是妳?」

  剛歷經檢查的那一段期間,袁品儀風聲鶴唳、戰戰兢兢,分明該順著氣氛走下去,結果她大小姐還在那兒算她的日子,確認套子的庫存……

  唉,男人雖然總以下半身思考,無奈上半身沒FU,也只好放棄。他白她一眼,「男人也是很纖細的好不?」

  喔喔,搞半天,是她的錯?「所以我才訂了這個房間嘛……」

  「訂房間幹嘛?找我『聊聊』?」

  「呴!最好一個女人約男人在飯店,真的就只是『聊聊』啦!」

  一想到這一切煩惱的根源都是她,袁品儀窘得將整個臉埋入窗簾,邢拓磊迸出朗笑,上前抱住羞成一團的她,窗外夜景美不勝收,他曉得星期五晚上要訂到這樣一間房,確實不容易,他被她擺了一道,但功過相抵,他不氣了。

  「吶,我剛看到房間的浴缸好大,要不要一起進去試用看看?」

  「笨蛋……」

  她罵,剩下的言語被男人的熱度封緘,這個男人的慎重,感動了她,她感覺自己被他放在掌心,珍而重之,於是袁品儀在明白了他的同時也瞭解了自己,如果是為了他,她知道,她願意。

  她被他吻在懷裡,擁在心裡,身上所有的細胞都在為了這一剎發出悅樂的呼喊,兩人間再沒有任何防備……邢拓磊以他這個人,征服了她,她偎在他懷中,感受這奇蹟的一刻,她不再擔憂、不再害怕,知道自己的心,終於找著了歸屬。

  「如果真的有了……我們就結婚吧。」

  男人微啞的嗓音在她將攀上頂峰之際貼上耳畔,瞬間顫麻了她。她因過分的快感發出呻吟,落下淚來,不敢置信。

  「你、你怎可以在這種時候……」太狡猾了!

  「這是回報妳這房間的帳。」他笑,擁住她,感受她體內陣陣顫動,喜歡她這樣的反應為他而生,這滿足了他,邢拓磊加深了動作,滿意地聽到她的抗議變成誘人的喘息。「還有讓我忍了兩個多月的份……好好覺悟吧。」



  結果一天不夠,他們一共在飯店消耗了三天,一整個週末。

  星期一,分明休了兩天假,袁品儀卻差點因起不來而遲到。她「爬」下床的時候更是後悔,以後千萬千萬不要小看男人的煩惱,否則吃虧的絕對是自己,男人不纖細則已,纖細起來也是很要命的!

  唉。


《完》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灩 的頭像
夏灩

=死水一灘=

夏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